当前位置: 河南网 » 资讯 » 军事 » 正文

菲总统特使进行南海破冰会谈 不求任内解决南海问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9-13 11:17  来源:中国网  浏览次数:16399
核心提示:8月12日,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在香港与老朋友——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前驻菲大使傅莹和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会面后回国,并向杜特尔特总统汇报收获。

资料图:黄岩岛

资料图:黄岩岛

  原标题:吴士存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揭秘与菲律宾总统特使谈南海“破冰”

  编者按:8月12日,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在香港与老朋友——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前驻菲大使傅莹和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会面后回国,并向杜特尔特总统汇报收获。围绕着南海局势和这次特殊“点名会面”的内幕,《记者》记者在8月底参加由南海研究院主办的第14届海峡两岸南海问题学术研讨会时独家专访吴士存院长。吴士存强调裁决对菲律宾来说就是“空头支票”,但南海的稳定只能靠我们自己,南海建设必须形成正常防卫能力和威慑力。

  杜特尔特没指望能在任内解决南海问题

  记者:为什么菲律宾总统特使、前总统拉莫斯点名要见您这位老朋友?

  吴士存:拉莫斯说到香港见见老朋友,第一个就点了我,其实感觉挺吃惊的。我与拉莫斯交往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他和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倡议成立类似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亚洲论坛”,也就是后来的博鳌亚洲论坛,在筹备过程中我们认识了,并渐渐成为朋友。后来他又担任博鳌亚洲论坛的理事长,当时我是海南省外事侨务办主任。

  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2014年开始,中国南海研究院创办博鳌亚洲论坛南海分论坛,前两届分论坛拉莫斯都参加了。他在会上提出,本地区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领 土和海洋划界争议,而是贫困、饥饿等问题,本地区国家之间应该提升互信、致力于解决全球面临的威胁,应该把注意力从争端转移到合作上。在这些问题上,我们 有共识。中菲关系受到南海问题以及仲裁案最终裁决的影响,在阿基诺三世任期内,中菲关系几乎停滞不前,甚至有所倒退及恶化。所以这次,拉莫斯受现任菲律宾 总统杜特尔特的委托,担任中菲对话的特使,来见见老朋友,试探试探,希望推动两国关系恢复正常,任务非常艰巨。

  我8月11日上午和拉莫斯见面,没有涉及仲裁的事。这也多少出乎我的意料。拉莫斯很聪明,他本人反对将中菲南海有关争议诉诸仲裁,而且他知道他的任务是“破 冰”,倘若谈起仲裁,肯定是各说各话,难以达成共识,因此,干脆避开仲裁,只谈中菲关系如何改善。如赴菲律宾旅游、菲律宾农产品进入中国市场等话题。在渔 业领域,拉莫斯提到菲律宾有一个靠在黄岩岛附近海域捕鱼为生的4万人口的小镇,中国不允许他们到黄岩岛附近海域捕鱼“影响”了渔民的生计。我告诉他,我们 明确表示,为了保护黄岩岛海域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濒临灭绝的珍稀物种,不仅不让菲律宾渔民进入相关海域捕鱼,连中国渔民也不允许进入潟湖捕鱼。同时,我 们提出其他解决途径,中国拥有先进的近海养殖技术,可以帮助菲渔民从依靠传统捕捞过渡到海洋养殖,并以此维持生计。另外,我们也探讨了在南沙其他海域进行 大范围渔业合作的可能性。但是假设中菲双方能够达成共识,如果未来中国向菲律宾渔民开放黄岩岛12海里之外或者其他海域的捕鱼活动,那必须要以菲方承认中 国对黄岩岛及相关海域的主权和管辖权为前提。不可能再像2012年4月之前,那时候俨然菲律宾成了黄岩岛的“主人”,中国渔民到黄岩岛附近海域就会被菲律 宾武装抓扣或驱赶。在这个问题上,拉莫斯没有否认。

  记者:拉莫斯这次“破冰”之行会产生什么连锁反应?比如最近菲方或杜特尔特的表态有没有改变?

  吴士存:会谈后,我们以私人身份签署一份公开声明。所谈内容也可以说是以个人身份、非官方达成的某种共识和承诺。拉莫斯告诉我,8月12日要飞往达沃市,向杜特尔特汇报在香港的收获。当然,我们也希望拉莫斯本人能访问北京。

  谈到南海仲裁案的裁决,菲律宾总统一任只有6年,不能连任,所以杜特尔特也没指望能在任内把南海问题解决掉,事实上也解决不了,所以,他该怎么办?杜特尔特 在当选前和当选后的公开讲话有自相矛盾的地方,那是因为他受到国内外各方面势力的牵制。从外部说,美国和日本并不希望菲律宾和中国改善关系;在国内,阿基 诺三世等亲美政治势力的影响还在,这些人也会阻挠菲律宾与中国改善关系。但杜特尔特其实迫切想通过恢复与中国正常友好关系来推动菲律宾发展经济、改善民 生,这也是他在政治上站稳脚跟,提升自己影响力的重要基础。菲律宾很担忧在地区经济合作机制中被“边缘化”,比如拉莫斯这次就提到:“亚投行我们是第58 个进去的国家,我们有那么多项目想合作,什么时候能轮到我们?”我们就告诉他,第58个进去的,并不代表排项目的时候就是第58名,只要有好的项目,完全 可以得到亚投行的支持。

  我们发表的声明里有七条,最后一条就是“鼓励就共同关心和感兴 趣的问题进行智库间的‘二轨’交流”。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不以裁决作为中菲重启双边谈判的前提,但菲方坚持说必须要谈裁决,那怎么办呢?那就让智库去谈, 让专家学者们去探讨。官方层面只谈提升政治互信,改善双边关系和促进双方经济合作的紧迫问题。

  确 实有一些有正义感的菲律宾学者能看到南海仲裁案不会有结果,且菲律宾将为此付出代价。比如,2015年中国赴东南亚的游客约1500万人次,其中有800 万到泰国,去菲的不足50万。而中菲关系受影响前,去菲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很多。所以,这些有正义感的学者要么对仲裁持不同看法,要么直接反对。

  美日才是仲裁闹剧的始作俑者

  记者:到目前为止,您认为南海仲裁后有没有输家和赢家?

  吴士存:从本地区的国家来讲,没有赢家,包括菲律宾。首先,中菲关系受到影响,另外,东盟向来是在大国之间“不选边站”的,但美日等国逼东盟在裁决问题上表态,从而导致中国和东盟的关系也可能受到影响。

  从这个意义上讲,裁决对菲律宾就是一张“空头支票”,因为不可能“兑现”。菲律宾显然不可能通过裁决非法占有美济礁、仁爱礁、黄岩岛。所以,菲律宾不是“赢家”,其他周边国家也没有“赢家”,一旦它们试图拿裁决结果来说事,弄不好还会成为“输家”。

  对 于美国、日本而言,它们自认为是“赢家”。这场政治闹剧的始作俑者不是菲律宾,而是美国与日本,在仲裁过程中叫得最凶的也是这两个国家。尤其是日本,日本 虽然没有赢,但它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日本希望南海乱,进而牵制中国的大国崛起进程,同时也有助于缓解它在东海面临的来自中国的压力。美国也一样,美国过 去一直要求中国明确和界定在南海的主张与诉求:“断续线到底是什么线?”我每次在国际会议上总被问及这一问题。按照裁决,中国依据“断续线”对线内的自然 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被否定了,未来我们在南沙的油气开采会面临“法律困境”。裁决还说“南沙群岛无岛”,从这个意义上讲,“领海之外即公海”,中国在南沙 海域没有了专属经济区,就会失去沿岸国可以在专属经济区内行使的主权权利。如海底电缆的铺设、对生物资源和非生物资源的勘探开采、人工岛结构设施的管理以 及海洋科学研究等的管辖权。如此一来,美国所谓的“航行自由”就可以畅通无阻了。我们当然不承认这样的无理裁决。仲裁庭被美国和日本操纵,仲裁员“精挑细 选”,最终做出完全“一边倒”的裁决也就不奇怪了。美国就是认为中国想走出南海,在印度洋和太平洋“挑战”它的主导权,挑战其海洋霸主地位。所以,美国要 想尽方法牵制中国走向海洋的步伐。

  中国岛礁建设要有必要防卫措施

  记者:对菲律宾来说,美国这个“靠山”牢靠不牢靠?

  吴士存:我认为不可靠。美国非常务实,它一向是美国利益至上,不可能“盟国利益至上”。去年我参加了一个中美菲三方的“仁爱礁危机冲突模拟演练”。从演练的 情景设定来看,美国还是希望通过外交穿梭来调解南海有关冲突。虽然模拟情景中南海周围有美军航母、驱逐舰,但美国人设计的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军事介入,因为在南海挑起中美之间的战争毕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所以中菲发生冲突,美国不太可能跳到前台和中国兵戎相见。

  需要明确的是,不是说美国将来不可能为菲律宾这样的国家卷入在南海的冲突,中国就没必要进行相应的军事能力建设。南海生乱,一定意义上符合美国的利益,但大 乱也不符合它的利益。南海的和平稳定不能指望美国、日本,只能靠我们自己。我认为,我们在南海还是要推进自己的实力建设,包括岛礁建设要有必要的防卫措施。防卫措施的规模大小取决于对地区安全形势的评估。

  我经常跟美国人讲,我们在考虑岛 礁建设民用还是军用设施多一点的时候,你们美国在南海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很关键的考量因素,因为你们不断在南海周边加强军事部署,我们没有安全感,这样岛礁 建设就不可能“非军事化”。所以,我们在南海推进正常的军事能力建设,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形成我们的正常防卫能力和威慑力。现在南海周边一些国家蠢蠢 欲动,就是因为我们在南海的威慑力还不足够强大,中国强而未强的时候是他们最佳的“博弈时机”。威慑力形成之后,周边这些小国就不敢贸然行事。美国为盟友提供军事保护的时候,也会掂量要付出什么代价。

  记者:您3年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中国在南海面临着“一线维权战场、法律战场、规则战场、舆论战场”四大挑战。您如何点评中国这几年在四个“战场”上的表现。

  吴士存:总体上来讲,中国在这几个“战场”上所面临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但这几年我们应对这些挑战上的表现还是非常出色的。比如,在南海一线维权领域,我们越 来越善于主动作为,表现越来越成熟。岛礁建设方面,我们有效遏止了其他国家大规模的填岛行为或占领新的无人控制岛礁的企图。针对美国军舰非法闯入南沙岛礁 邻近海域12海里,我们处理得有理有节。仲裁裁决公布前,我们在南海进行大规模军演;裁决后,又低调而不失时机地在渚碧礁、美济礁上进行新机场试飞。

  蔡英文阵营内,无人懂南海

  这次在海口召开的海峡两岸南海问题学术研讨会,主题是“南海仲裁案裁决:两岸关系的挑战与合作”。谈到台湾在南海争端中应扮演的角色,吴士存告诉《记 者》记者:“我多次跟台湾学者讲,马英九执政期间,台湾在南海问题上是个‘乖孩子’。其实没有必要太乖!想在南海问题上让别人带你玩,就要有所作为。过去 台湾南海政策一度后退,1999年之前,台“行政院”下边设有南海事务的协调工作机构,海军也有定期巡弋制度,但2013年菲公务船只在南海打死台湾渔 民,台湾驱逐舰只开到巴士海峡象征性地示威一下,而没有继续南行。”

  吴士存说,大陆希 望两岸能用同一个声音说话,能共同维护南海“祖产”。但是蔡英文上台以来,台湾南海政策试图逐步与大陆相“切割”。这样到最后台湾就会在南海问题上自我孤 立,甚至会被彻底边缘化。吴士存7月在台北参加关于仲裁的一个研讨会时,一位民进党智库的学者很坦白地告诉他,民进党里面没有真正懂南海问题的专家,所以 他们也担心会造成误判,从而影响蔡英文的决策。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推荐信息
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01-2016 HE-NAN.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网--河南省综合性门户网站,致力于为河南企业及网民提供信息化服务!   搜狐地方网站联盟成员   通用网址:河南网